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品项目 > 正文

枪击惨案不断重演 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?

发布时间:2017-10-07 10:50:45 来源:菲律宾圣安娜
(一)枪击惨案不断重演,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?

文|王子铭(复旦大学,专栏作者),来源:天天快报。

https://kuaibao.qq.com/s/20171005A01SD600

当地时间10月1日,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又发生了一起大规模枪击案,事件至少造成59人死亡,527人受伤,这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枪击事件。不同于欧洲经常出现的恐怖主义爆炸活动,美国的枪击事件特别是校园枪击案则是屡见报端。据悉,这次枪击事件的凶手在酒店里藏了17把步枪,而美国平民大约拥有2.7亿至3.1亿支枪,几乎人手一把,35%-42%的家庭至少拥有一把枪。

持枪容易,控枪难,似乎成为美国社会的一种常态。那么为什么在枪击事件频发的美国,控枪这么难?控枪难又有什么历史根源呢?

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的骚乱现场

自卫与狩猎文化

那些反对控枪、支持枪支权利的团体总说“控枪违反宪法”,他们愿意拿美国宪法的第二条修正案说事儿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是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分,诞生于1791年,内容是“为了保障各州的自由,军纪严明的民兵部队是不可或缺的,因此人民有携带武器的权利,不可被侵犯。”

宪法第二修正案

众所周知,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。当五月花号到达北美大陆时,美国最初的移民面对着的是土著的印第安人,以及各种野兽。他们正是用枪保护自己,同时开辟出一片新天地的。美国在殖民地时期以及建国之初,完全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家。除了耕种之外,狩猎是农业定居者获取蛋白质的一条重要渠道。因此会狩猎射击对于当时的美国男性是一件很重要的事,这形成了一种文化,只有玩枪才显得有男人味。直到今天,狩猎也是美国枪支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,大多数民用枪支也应用于狩猎。

殖民地时期的民兵形象

保障民兵与第二修正案

美国枪支文化另一重要支柱,就如宪法第二修正案所写——民兵组织。在独立战争之前,北美殖民地基本处于全民皆兵的状态,英国只有很少的常规军驻扎,殖民地建立起了自己的民兵组织,保护自己免受原住民和外国军队的侵犯。在民兵组织中,每个人都被要求自己配备武器和弹药,因而全民皆兵意味着全民持枪。在独立战争之前,美国各州都没有常备军,自卫全部依靠民兵组织,因此州政府也介入到了民兵武器的管理之中。在部分州,没有武器的居民甚至要受到处罚。

在某种程度上说,美国独立战争也是民兵引起的。中学时我们都学过那句反对英王乔治三世的著名口号:“无代表,不纳税”。它反映了殖民地人民对英国强制征税的强烈不满。英国在征税的过程中也忌惮着美国的民兵团体,在革命爆发的前两年,英国开始对北美殖民地实施火药禁运,并连续两次强制解除殖民地的民兵武装。这终于把殖民地的民兵惹火了,1775年4月19日,莱克星顿一声枪响,独立战争爆发,美国这个国家也在一年后诞生了。

独立战争结束英军受降仪式

为了应对战争的紧张局面,1775年第二次大陆会议决定成立大陆军,由乔治·华盛顿担任总司令,这只军队是美国陆军的雏形,它最终打赢了独立战争。但战争胜利不久就宣告解散了。这是因为建立之初的美国,州权思想非常强大。地方各州对于国家常备正规军十分不信任,认为这会威胁地方权利,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美国的武装力量依然是各州的地方民兵。直到1903年,美国出台民兵法案,将各州的民兵组织重组成今天的国民警卫队,成为美国的预备役部队。

1791年生效的宪法第二修正案,正是在州权思想强盛,民兵坚挺的背景下颁布的。人民持有武器的权利也可以理解成人民有权反抗那个强大的政府(尽管当时联邦政府十分弱小)。不过今天面对如此强大的美国政府,人民持枪或许只有象征性意义。

美国国民警卫部队标志

美国诉米勒案:控枪的努力

在历史上美国也不是没有做过控枪的努力,但大多效果欠佳。1813年,肯塔基州就出台过“禁止携带隐藏着的武器”的法令,不久就被指为违背人权和第二修正案,后被肯塔基州法院判定违宪而取消。耐人寻味的是,这是美国第一次试图进行枪支管制,却带来了支持持有枪支的浪潮,持枪变得直接与人权相关。

20世纪20年代,因为美国的禁酒法令,私酒泛滥,黑社会势力非常猖獗,1929年2月14日因为帮派之间争夺贩卖私酒的地盘,7名帮派成员遭集体枪杀,该事件被称为“情人节大屠杀”。在解除禁酒法令的同时,1934年美国颁布了《国家枪支法》:禁止使用汤普森冲锋枪和扫射散弹枪,并对枪支的使用、登记等问题进行管控,而这两款枪支是当时黑帮的必备武器。

杰克·米勒

当然很快又出现了法案是否违宪的争论。1939年杰克·米勒被指控违反《国家枪支法》,未经注册运输了一支锯短的猎枪穿越州界。米勒随即辩称《国家枪支法》中运送武器的条例违宪,而阿肯色州法院认同了米勒的观点,并将案件呈交给最高法院。联邦法院驳回了阿肯色州的判决,认为“持有该种枪支与维持民兵组织无关,不能说第二修正案保障了持有、运送该种枪支的权利”。这件事被称为“美国诉米勒案”,是美国控枪历史上的转折点。获得最高法院支持的《国家枪支法》随后成为一系列枪支管制、军火运输法令的基础。

如今美国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持有任何型号的枪支,很多半自动、全自动步枪都在禁止制造、转让之列,州际、跨国军火运输也受到严格限制。但是面对时常发生的枪支暴力和庞大的枪支持有量,美国政府在控枪的问题面前还是显得力不从心。

美国枪支拥有者占州人口的比例(2013)

枪支泛滥:警察系统的缺位?

虽然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了民众持枪的权利,但宪法也不是不能修改的。第十八条关于禁酒的修正案,就被第二十一条修正案废止。那么为什么今天看来隐患颇多的第二修正案不能修改呢?美国平民持枪还有着更多的现实缘由。

首先是美国的警察系统无法支撑如此复杂的社会结构和广阔领土。不同于中国警察体系自上而下是一个系统。美国警察系统分为联邦、州、地方三级,各地方的警察由地方财政供养。那么自然有钱的社区就能雇佣更多的警察维护治安,而那些贫困的社区没有足够的警察,治安事件频发,持枪也就成为自卫的手段。而在美国人口密集、警力充沛的大城市,持枪人数的比例也远小于偏僻,警力覆盖不到的农村地带。

不过全面禁枪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,因为民间持有的枪支数量过于庞大,禁令只会让私枪泛滥,就如上世纪初的禁酒运动一样,而且造成如今如此众多枪击案的枪支多是非法持有的。

2013年反枪支大游行

奥巴马政府曾应对枪支暴力进行过几次改革,包括要求检查所有枪支经销商的背景和许可证、对通过信托和公司购买的枪支进行背景调查、支持学校雇佣执法人员提供安全服务等等。但这些小修小补依然显得无济于事。枪支问题是历届美国总统都要面对的难题之一,特朗普会做出改变吗?

(二)任东来:枪的政治,自由的代价

克林顿回忆录的《我的生活》中文版最近面市。像所有回忆录一样,书中充斥着对自己成就的表扬和自我表扬、对自己失误的辩解和反复辩解。其津津乐道的一大项立法成就便是,他如何与国会里的共和党人斗智斗勇,不惜得罪能量极大的以美国来福枪协会为主体的枪械业利益集团,迫使国会通过更严格地管制民间枪械生产、流通和销售的《枪械管制法》(Gun Control Act)立法。该法的第44章被称为《进攻性武器禁令》,禁止包括AK-47在内的19种半自动进攻性武器的生产、销售、购买或进口。由于枪械集团的巨大压力,克林顿不得不做出妥协:禁令以10年为限,届时如要延长,需经国会批准。经过这番妥协,该法案最终在1994年9月获得通过。但克林顿及其民主党人议员也付出了沉重代价,在随后的中期选举中,民主党失去了对国会的控制,至少有20个民主党议员是因为这项法律而未能赢得连任。为此,十年以后,克林顿还在回忆录中对他们的“丢官”表示深深的歉意。

转眼十年过去了。共和党重新控制了白宫和国会山,对民主党的这项政绩当然不意为然。在该条款即将到期之际,一些民主党议员曾经提出过延长这样条款的议案,但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讨论,希望它在9月13日到期时自动失效。从理论说,布什也可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来延长这样禁令,就像当年克林顿说服自己的议员赞同一样。问题是,布什根本无意这样做。尽管布什在2000年总统竞选时表示,他不反对禁枪令,而且,如果在他当选后,“国会通过延期议案”,他愿意立即签署。显然,这个表态十分被动,完全是为了争取支持枪械管制的选民,因为这里的前提是要国会“先”通过延长决定。因此,他的竞选对手克里指责布什言而无信,证据不足。枪械管制和妇女堕胎问题一样,成为外界很难理喻的美国竞选政治的重大热门话题。政客往往两面讨好,争取左右逢源。就在指责布什充当军火商的“玩偶”的同时,克里也不忘时时强调自己喜好打猎,并非绝对的禁枪派,试图拉近与拥护枪支权利的选民的距离。

禁令的逾期引发美国众多支持枪械管制团体的强烈不满和尖锐批评。其中一个游说团体在报纸上刊登了以“9·11恐怖分子苦等9·13(到期日)"为通栏标题的整版广告,当中的一张图片描绘的是本·拉登手持AK-47冲锋枪和"基地"组织训练手册,要求恐怖分子搞到进攻性枪械。从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来看,68%的美国人支持延长进攻性武器交易禁令。在治安一向不够好的洛杉矶,一位警察表示,“这很讽刺,在美国,人们可能比伊拉克的抵抗分子拥有更多的武器”,而“随着攻击性武器禁令的解除,我们的街道、家园、市民和警察都将面对更大的危险”。

警察的担心和感慨虽然出自自己的切身利益,但也道出了美国枪械泛滥成灾的实情。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大国是“全民皆兵”的话,那么,肯定是非美国莫属。没有人能说清楚美国民间有多少各类枪支,最保守的估计也在几千万枝,有人甚至认为在一亿枝以上。在谈到枪支管制的难度时,人们常常把问题归咎于枪械业利益集团的无所不能,但实际上,主张管制的利益集团也非等闲之辈,否则也不会有本文讨论的这个禁令和前面精彩的广告。问题的关键是前者有美国宪法这个尚方宝剑撑腰,被称为《权利法案》(宪法前十条修正案)的第二条明确规定了民众的持枪权。其潜台词常常为人们所忽略:承认武装反抗政府的潜在合法性。在当时美国的制宪先贤看来,既然1776年反抗英国暴政的革命因为殖民地人民有枪而成功,既然没有人能够保证新政府永远会遵守它与民众的契约,那么,新生的共和国就必须保证民众拥有武装反抗暴政的基本权利。看来,自由必须付出各种各样的代价,在美国,这个代价便是枪支的泛滥成灾。